文章列表
得知情况后
2018-10-18 06:4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李殿彪被医生强行留在了医院,看守所教导员蒙邦飞担心:“说不定哪天他的病好点,又会跑回单位来上班。”

对亲人的愧疚当然不只是这些。当年妻子生产,他正在单位处理工作,等赶到医院,女儿已经出世。半个小时后,家里的亲人赶到医院照顾妻女,他交待几句又匆忙离开,急着去完成待处理的工作。岳父去世时,李殿彪是下午接到的电话,等他忙完赶到殡仪馆,已经是后半夜。让李殿彪欣慰的,是妻子和家人的理解、包容和支持。随着女儿慢慢长大,对爸爸的抱怨也多起来:不能去参加家长会,不能陪伴出去玩,不能做一餐饭给家人吃……如今,女儿懂事了,爸爸加班回到家,女儿会递上一杯暖暖的绿茶。

2015年10月,三都县看守所改扩建项目全面铺开,看守所整体搬迁到距离三都县一百多公里的福泉市看守所。带班领导和民警都实行一周一轮换的工作制度,每周二换班时召开的所务会成了交接班时一项重要内容。李殿彪是改扩建项目的主要成员之一,大部分工作都必须他亲自去跑。工作再多,时间再紧,每周二的所务会,他都必须参加,从不缺席。平时他在三都跑基建项目时,要求民警每天晚上都要汇报当天工作情况,内容细小到某个在押人员的思想动态、一次小小的违规,管教民警的工作情况。

经过医生的抢救,住在黔南州人民医院神经科病房的李殿彪苏醒过来了。

李殿彪热爱监所工作,除了兢兢业业尽职尽责外,他还勤于专研,努力探索新时期做好监所工作的新方法,新经验。他在监所安全管理、监所人权保障、监所信息技术应用工作等方面,总结创新出一套切实可行的管理机制。2013年,李殿彪被列为“贵州省看守所专家人才库”人才。

教导员蒙邦飞说:我和李所搭档十多年,亲眼见证他将看守所的事当成自家的事来办,样样操心,唯独不重视自己的病情。内勤小朱说:之前我并不安心留在三都工作,是跟了李所长后,被他的人格魅力所感染,才决心留下来。民警葛军更是深有感触:我是外省考到三都来工作的,李所给予我的帮助无微不至,像亲人一样使我感到温暖。是的,看守所民警家里困难的事都是李所长惦记的事:老人住院、夫妻闹矛盾、孩子读书……

在押人员提到李所长,那就更是赞不绝口。李殿彪经常对民警说:对在押人员,我们是管理者,但在生活上我们要将他们当成是自己的家人,多关心,多尊重。

他抬眼看到病房窗外的那棵桂花树,觉得很熟悉。他终于想起来了,两周前,八十多岁的老父亲住进州医院,自己抽空来看望老人时,在病房里就看到这棵桂花树。这阵子太忙了,他再也没有来看望父亲。没想到,自己住在父亲病房的隔壁,成为父亲所不知道的病友。这么多年,父亲住院,他都没能抽出时间来陪护。父亲是南下干部,政治思想觉悟非常高,从不会为这样的事情责怪他。2016年,一个在押人员生病住院,李殿彪到医院陪护,当时老父亲也住在隔壁病房,他只是抽空去看看。妻子和女儿有意见了,责怪他:家里人都还不如你的在押人员重要,我们都宁愿做你的在押人员。

2017年10月10日是全所召开所务会的时间,民警搀扶着李殿彪坐上了去福泉的车。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,顾不得休息,李殿彪便组织召开所务会。王文刚就坐在李殿彪身边,细心的王文刚发现李殿彪调整了好几次坐姿,最后直接坐到椅子的边缘上了。王文刚知道,李殿彪的这个病,不能久坐,也不能久站。李殿彪除了不断悄悄调整坐姿,并没有将身体上的不适表现出来。一个半小时后,会议结束后管教民警走过来向李殿彪汇报,在押人员某某申请要见他。李殿彪又往监区走去。王文刚看了看时间,此时是11时15分。李殿彪在监区内和在押人员交谈了很久,出来时已经是12时48分。食堂预留的饭菜都凉了,李殿彪制止做饭的师傅热菜,说将就吃吧。王文刚留意到了,李殿彪吃得比平时少。

在贵州省公安监管部门,提起三都县看守所,同行们都会竖起大拇指。自2005年以来,三都县看守所连续12年创下监所零事故、近几年来全省考评成绩一直名列前三名的好成绩。数据是枯燥的,数据后面的艰辛付出只有监所的全体民警知道。正是李殿彪用爱带领着这个平均年龄超过四十五周岁的集体,用实际行动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不凡的业绩。

吃饭期间,李殿彪接到几个电话,都是基建那边的急事情。李殿彪回答:下午我就去处理。午饭后,李殿彪又要返回三都,那边一大堆的事情等着他。车子驶离福泉还不到半小时,李殿彪用微弱的声音喊驾驶员先靠边停下。王文刚一看,李殿彪满头虚汗、身体抽搐、左腿无法动弹,赶紧和驾驶员将李殿彪抬到后排座位躺着。此时,李殿彪已经不能回答他们的问话,他昏迷过去了。

2012年,在押人员蒙某和杨某两家先后遭遇火灾,李殿彪得知情况后,两次组织民警捐款,并购买衣物、粮油前去探望,鼓励家属树立信心,度过难关。返回看守所后,又及时和在押人员谈心交流,告知家中实际情况,让在押人员放心。两位在押人员都感动得流下泪水,并下决心积极改造,争取立功表现。

李殿彪曾经是一名德才兼备的老师,也是一位优秀的健美健将,荣获过全省健美冠军。正是因为对警察职业的热爱,1995年李殿彪穿上了梦寐以求的警服,成为三都县公安局民警。经过多岗位的历练,2002年33岁的李殿彪挑起了三都县看守所所长的重担。

真心换真情。李殿彪人性化的管理工作,感化了在押人员,他们会主动向李殿彪及管教民警提供案件线索。看守所依据线索侦破多起贩卖毒品、偷牛盗马等案件,还协助外省公安机关抓获杀人在逃嫌疑人。2009年,三都县看守所在深挖犯罪工作中取得显著成绩,李殿彪个人获得

看守所顺利搬到福泉,李殿彪又接到了负责改扩建工程工作。繁重的工作又再一次让他病倒,李殿彪让民警送他去找中医,说中医不需要住院,不影响工作。中医开了中药,他就摆放在办公室里,根本没有时间熬来喝。民警多次劝他还是去省里或者更有名的大医院治病,他又回答:等把新的看守所修好,大家又搬回来后,我就去。

其实就在李殿彪病倒前的10月6日,副所长王文刚才把李殿彪送到三都水族自治县人民医院。那一天,民警路过李殿彪办公室门前,看到李殿彪扑倒在办公桌上,头冒虚汗,人处于昏迷状态,无法动弹。他们将李所长送到县人民医院,在排队等候时,李所长醒过来了,得知前面还有十多个病人等着,就对王文刚说:“我是老毛病了,你们送我去看中医,拣副中药熬来吃就好了。”大家都拗不过他,只得带他去找中医,开了几大包中药,又送他回家。王文刚再一次劝他去治疗,他还是那句话:“等忙完这段时间,我一定去,都联系好北京的医生了。”

2013年5月,在押人员潘某因犯盗窃罪被关押进看守所,两天后民警发现其企图撞墙自杀。当天,李殿彪到监区和潘某交谈。原来潘某家中只有一70多岁的老母亲和一个7岁的儿子,他入所前两天,儿子才摔断了左手,家中没钱医治,他觉得愧对家人,便想了结自己。得知情况后,李殿彪带着看守所的医生一行驱车三十多公里来到潘某的家中。在医生给摔伤的孩子检查治疗伤口时,李殿彪和潘某的老母亲交谈,详细了解家里是否办了低保、医保、身体状况等等。潘某的母亲流着泪说:我活了70多岁,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,我的儿子犯错了,你们还来看我,给我的孙子治病,送来这么多药,你们要多教育我那不懂事的儿子,让他走上正道。潘某得知李所长带着医生去给他儿子治病后,感动得哭了,并发誓从今以后遵纪守法,不给李所长丢脸。

王文刚知道李殿彪担心什么,就对他说:“李所,老爷子就住在隔壁,我们没有让他知道你住院这事。”李殿彪这才放心下来,还是所里的民警最懂他。

李殿彪所长终于住进了医院。所里的民警下了班顾不上回家休息,都赶到医院去陪他。

看守所民警都知道,在李殿彪心里有着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:那就是将三都县看守所打造成为全省的一级看守所。为了这个目标,他们都不想停,不愿歇,不敢病……(完)

这么些年来,李殿彪患腰痛的毛病看守所民警都知道,因为工作忙,他拖着不去治疗的事大家也都很清楚。

中新网贵州新闻10月19日电 (通讯员 曾松 班雪芬 记者 张伟)日前,贵州省三都水族自治县看守所所长李殿彪病倒在工作岗位上,被紧急送到黔南州人民医院救治。

早在2015年,李殿彪就查出自己身患脊椎血管瘤和腰椎间盘突出症。医生建议手术,当时看守所正在启动整体搬迁工作,李殿彪答应妻子,等看守所搬好家,就去住院治疗。搬迁工作千头万绪,李殿彪完全忘记了自己是病人,每天早出晚归,一心投在工作上。有时候病痛袭来,坚持不住了,就到医务室去拿几颗止痛药应付。所里民警葛军是学医的,好几次都劝他:“李所,你这病得上医院治疗,不能拖,更不能长期服用止痛药。”李殿彪总是不当一回事:“这是老毛病了,我心里有数,不要紧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wasabiworld.com斗地主棋牌游戏4399,斗地主游戏免费下载,斗地主在线游戏版权所有